中國海外併購如火如荼的汽車工業

3 months ago Raging Bull Comments Off on 中國海外併購如火如荼的汽車工業

過去一週,在北京舉行了五年一度的國家金融工作會議,商討未來中國金融市場發展的方向,及研究方案應對未來可能出現的金融風險。金融會議強調,未來中國必需控股風險,應付可能出現系統性的金融危機。市場把金融風險稱為灰色犀牛,有別於黑天鵝。黑天鵝是突發事件,事前完全沒有人預測到。但灰犀牛是已經存在的市場風險,但其嚴重性不明顯,但可以一旦發生便成為重大危機。其中包括,自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各國中央銀行紛紛放寬貨幣政策,向市場注資,令到市場流動資金過剩。現時各中央銀行部署縮水,美國聯儲局縮表,歐洲中央銀行可以減少買債,對金融市場產生不明朗因素及風險。資產價格因為寬鬆貨幣政而泡沫化,各國股市升上歷史高位,一旦流動性收縮,可能產生股災。中國經濟維持適度增長,但房地產價格過高,亦是一個金融風險。國家借貸近年大幅上升,社會借貸對國民生產升至2.5倍,容易成為信貸風險,去槓桿成為主要任務。一些民企過度擴張,借貸過高,隨時有倒閉的風險。國家貨幣政策可能收緊,對企業的營運及國家經濟,也形成風險。各類的灰色犀牛需要控制,金融高峰會議,強調首要是風險管理。風險管理就要去槓桿,減少借貸。

國家媒體上週猛烈批評四大民企,大量投資海外,形成風險。被點名批評的保險企業安邦集團,萬達集團,復星集團及海航集團。官媒批評四大民企海外併購,沒有經濟效益,及違反外滙管制。蘇寧被批高價收購意大利足球隊國際米蘭,過去五年沒有盈利。除了走資外,沒有合理解釋。萬達過去幾年有六單大型收購,其中四單已經完成,有兩單未完成。官媒指萬達違反國家外滙管制,大額走資。萬達信貸受到影響,令到集團迅速出售資產。上週在短時間內,把內地80%的資產,出售給融創。當融創信貸受到限制後,立即引入富力來收購酒店業務,短時間內用自己手上的資金,完成交易。

雖然官媒猛烈批評民企走資,及盲目併購,有損國家利益。但在涉及汽車工業中國企業在海外的併購,官媒卻不表反對,反而默許。時實上中國企業在汽車業的海外併購一直在進行中。中國汽車業是最早開放給外資投資,現在外資在內地仍然佔有九成以上客用車市場。因為中國汽車製造業比外國相對落後,國家希望能借助合資企業,從海外合作伙伴學到製造技術。但是這方面的成果,卻未如理想。例如2005年英國路華破產,最後收購只剩下中國企業。本來上海汽車是大熱門,但卻臨門一腳被南京汽車搶去。結果上汽在2009年從南京汽車手上,買入路華的股份。上汽用路華買回來的技術,生產自家品牌榮威,但是銷售一直未如理想。

轉捩點發生在2010年,當時美國福特面對危機,急於要出售瑞典富豪汽車的投資。買家只有中國吉利汽車,出價13億美元從福特手上收購回來。當時吉利需要作一個重大決定,怎樣管理收購回來的富豪汽車? 當時吉利作出一個非常有勇氣的決定,就是注資15億美元入富豪汽車,保留管理層,給他們自主權,把公司從虧轉盈。瑞典的管理層,把握機會,用這新資金把公司攪好。把一間破產邊緣的企業,變成一個賺錢企業。現時富豪每年利潤都有十億美元,絕對是中國企業海外併購最成功的例子。

隨着吉利富豪的成功例子,中國企業更加大膽去併購汽車工業的公司。2015年中化集團以78.6億美元收購了意大利輪軚企業培拉利Pirelli。培拉利是全球第五大的輪軚廠,也是中國汽車業歷來最大宗併購。最近騰訊投資電動汽車Tesla的2.71%,今年中國企業已經投資了55億美元,收購海外汽車業。其中最令人矚目的是寧波均勝集團,收購已經破產日本氣嚢生產商高田(Takata)。高田本是全球最大汽車氣嚢生產商,但是因為產品安全問題,令到公司破產。均勝這次是收購高田的技術,再加上最近收購Key System,已經成為全球汽車安全設備首三位供應商。另外一單是鄭州煤機收購德國波殊的發動機器(Starter Motor)。中國的萬向集團已經是中國最大的汽車零件生產商,在海外市場佔12%。在不知不覺中,中國汽車業已經在全球佔重要地位,及得到國家支持。但是中國汽車業要像日本這麼成功,還有一大段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