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超賣千錯萬錯,何不吊起來賣?

3 months ago 四道牆以外 0

 

聯航公關災難,除了CEO用「re-accomodate」去淡化事件,以及事件中乘客的亞裔身份,就是大家對超賣問題的不滿。

超賣是航空公司一手造成,但要乘客埋單實在說不過,對嗎?

不過,航空公司訂下的「運輸合同」(Contract of Carriage)列明,在機票超賣的情況下,即使乘客執意登機,不接受賠償方案,航空公司仍然有權拒絕讓乘客登機。

儘管如此,條文就沒有涵蓋已登機乘客;若航空公司職員早已得悉,有機組人員需要航班座位,就應在乘客辦登機手續前,就向乘客提供賠償方案。因此,已登機乘客「被自願」落機,以騰出空位予機組人員,肯定是極不恰當的安排。

究竟「超賣」這種行為,在道德和道理上又是否說得過去?

事實上,航空公司超賣的情況十分普遍,基本上就是行業常態,原因是「不現身」(no-show)的乘客為數不少。美航 CEO 曾經指美航前身的泛美航空,no-show比率就有7%至8%,空出來的座位就是浪費。航空公司為了賺取更多利潤,以補助低票價經營模式,就會按某路線的 no-show 比率,再考慮到拒絕乘客登機的賠償總額,換算出利潤最大化的超賣機票數量。

有競爭的前提下,透過超賣拉上補下,航空公司才會有「水位」減價。當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重點不在於是否有「超賣」,而是行業究竟是否有充足的競爭。

有競爭的話,雖然價錢未必會全線一齊減,但消費者的選擇一定更多。在國際航線的市場,「平飛多賣」、「薄利多銷」的經營模式,既是隨處可見,但也有航空公司選擇維持豪華路線,正是各適其適。但話說回頭,航空業在越是成熟的市場,就越走價格競爭的路線。畢竟,在成熟的市場,消費者都不再視航空交通為甚麼高級消費,還是經濟實惠要緊。

可是在美國的本土市場,航空公司在淘汰下只剩下四間,而它們之間又有一定的默契,各自針對不同的地區市場……結果是甚麼,不用我多講吧。

賺到盡,其實只要有競爭,也可以增加消費者選擇,道理簡單不過。可是,一換轉到其他範疇,大家彷佛又要重頭再將邏輯理順一次。

以近來仍然是城中民生問題的街市為例,我就是不明白,為何仍然有人覺得,只要用平租將檔口租出去,物價就會自動回落。喂阿哥,重點在於競爭呀!

事實上,政府管理的街市,租約並非以市場價高者得的批出,租金雖然是平,但檔位卻總是落入少數「尋租者集團」的手上,不信?你也可以試試投一個政府街市的檔口,看看有沒有機會中標,中了標,又有沒有機會安安樂樂做生意。熟悉街市生態的人都知道,在食環街市有某種潛規則,地區性壟斷的情況,就有如美國航空公司透過佔據某些大機場的停機位來合法壟斷市場一樣,背後都有著龐大的利益。

最近有團體調查發現,部份食環管理的街市,比起同區的領展街市,食品價格高出25%—租金水平高低。與此同時,荃景圍街市卻被食環「陰乾」。說好了珍貴的土地資源,要好好利用,為何大好的一個街市,卻要刻意被丟空?

無錯,正是因為政府街市的競爭不足,就像內陸航班的機場一樣,很易被操控。

反而私營街市,由於檔口是價高者得,故此難以被少數人所壟斷,而檔口與檔口之間,也要來真章地去競爭,有人選擇走高檔路線賣有機產品,但也有大眾化價錢的選擇,不似得政府街市裡的檔口,幾乎個個都是同樣貨色同樣價位。

再講,在人流多的街市,即使租戶用較低的價錢出售貨品,只要賣多點也可以攤分固定成本,就有如航班一定要用到盡的道理一樣,最終只要有競爭,消費者都一定得益。

話說回頭,航空公司與街市經營始終有分別。

航空公司為提供「貼地價」機票,不斷減省成本,令服務質素下降,但乘客依然邊鬧邊搭。皆因市場有競爭,不少消費者寧取票價實惠,捨棄旅程舒適,所以平有平搭,貴有貴搭。相反,街市有超市、商場、食肆競爭,顧客更重視購物體驗。只求減低街市租戶成本,一味減租凍租,房委會繼續蝕錢,尋租者繼續操控制市,那要改善街市環境,增加營運成本,更加無從入手;最後還是要依靠私營方式引入競爭,回應市場需要,增加街市人流,消費者才會真正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