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做保育狂 荃景圍街市值得保留?

6 months ago 四道牆以外 0

荃景圍街市的餘波未了:政府打算關閉街市之際,工黨就聯同荃威花園業主立案法團,在云云萬多名居民中,收集了400多名居民的意見,得出「逾77%居民」反對關閉荃景圍街市的「主流意見」。究竟荃景圍地區內有多少居民,對荃景圍街市有殷切需要,根本無從考究

食環署引述顧問報告,解釋荃景圍街市人流少的原因,不外乎人口結構改變、同區零售地點競爭;但工黨代表就指食環署未曾研究過荃景圍街市,指責署方「為方便達到目的,胡亂堆砌理據」,有「講大話」之嫌,豈不是五十步笑一百步?

政府委托的獨立顧問公司,在2015年發表報告,內容的確沒有提及荃景圍街市的研究,因此署方引述顧問報告的解釋,筆者尚有保留。但是,這不代表荃景圍街市人流少,是政府憑空捏造的數字:報告當中指高峰期間,荃景圍街市的人流每日只有680人次,相比同區的楊屋道街市近30,000人次少得多—宏觀而言,人流少反映居民對荃景圍街市需求較低。此外,不少商戶自90年代尾也搬至楊屋道街市,近年亦有團體調查顯示,荃景圍街市空置率達88%,顯示荃景圍街市的人流量,其實無法支持部分租戶經營。

公眾街市的檔口的租金雖然低廉,但並不能幫助減低物價,租戶也只能依靠低租苟延殘喘。事實上,上月有調查發現,部份公眾街市平均貨品定價,比領展街市高出25%。無可否認,領展街市人流較多,自然可以「薄利多銷」,貨品價格可以較低,同時又能保持貨品質素;反之,人流較少的公眾街市,租戶無法「薄利多銷」,貨品定價不能太低,就更難以吸引顧客。

不過,工黨代表指政府「無心改善街市環境,陰乾街市」,筆者倒是認同。筆者上一篇文章就提及過,街市空置率高、人流少,除了是環境欠佳及租金低之外,署方欠靈活的管理方式也是一大死罪。署方文件指,荃景圍街市現時實際檔戶只有 29 個,而其中部分租戶並非每天經營,且檔口分散在樓高三層的街市,令街市更冷清。

因此,署方及區議會早於十年前,討論將街市檔口集中一層;但在工程展開前,食環拒絕為檔戶重置攤檔設施,而令計劃在2012年6月擱置。加上署方7年來從不招標競投,寧可將檔口丟空,「少做少錯,不做不錯」,令營運繼續虧蝕—這種官僚心態,絕對是街市管理的一大弊病;換著是私人公司管理,任由珍貴檔口長期空置,負責員工應該早已被換掉。既然食環署不諳經營之道,無法改善經營環境;引入有效率的私人管理制度,又會弄得爭議處處;那乾脆關閉街市,減少虧損,就是最理性的做法。

傳媒都喜歡找來居民或租戶,訴諸「小店人情味」,堅持保留一個缺乏人流的街市;但要耗用公帑,繼續補貼房委會虧損,以支持社會一部份不善經營的「小店」,恕筆者不能苟同。更可笑的是,有傳媒為了指出人流數字不代表社區需要,找來個別居民,當中一位自稱受家長所托,從街市購入大批食材,製造飯盒售予小學學生,說沒有荃景圍街市就不方便她做生意;若那位居民沒有食物製造廠牌照,很可能已觸犯法例,也難怪她本人不願上鏡。

也許,比起訪問不見得光的居民,記者最應該問的問題,第一條應是:「浪費土地資源維護『小店』、鼓勵不法勾當,是運用公共資源的適當方法?」;而第二條應是:「作為傳媒工作者,為了點擊率,立場可以多偏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