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租、不改變、不上進的公眾街市

4 months ago 四道牆以外 0

最近有團體研究發現,部份公眾街市平均貨品定價,竟比領展街市高出25%,呼應政府去年九月至十月調查結果;22 個公眾街市中,即使檔位繳交的租金水平可以相差數千元,不同檔位就同一食品所定的售價非常接近,打破社會普遍對街市租金「平租平賣」的錯誤觀念。

雖然政府自1998年凍結租金的政策,令公眾街市的租金較市價低,但租金低的檔位,貨品售價並不一定較低;而部份人流少的公眾街市,租戶無法「薄利多銷」,令貨品售價比人流較多的領展街市高。

兩星期前立法會開會討論公眾街市租金,泛民及建制派即時統一戰線,反對食衛局今年7月1日起「解凍」租金,按物價指數變動每個檔位劃一加幅2.9%的建議。議員認為政府應先改善街市設施,提升租戶的營商環境後,才考慮加租,試圖將街市設施及加租混為一談,成功奪得「為民請命」的光環。

面對議員之進擊,政府指凍結租金令租金一直維持在20年前的水平,結果就是租戶缺乏誘因善用檔位,經營不活躍,甚至用作低成本儲存空間,不利帶動公眾街市的人流。事實上,街市人流少,願意投租的人更少,租金出價就更低,但貨品就不一定更便宜。最佳例子,就是即將被食環署關閉,空置率達82%的荃景圍街市,最旺攤檔每天顧客少於10人,每月租金最低90元。那就此來看,凍結租金政策唯一得益者,就是一班以低價承租檔位、卻不一定有心經營的租戶。

政府凍結、壓低租金的另一後遺,就是公眾街市經營虧損,五年間由1.68億元增至2.94億元;但竟然有議員反指,政府庫房水浸,應以公帑補貼公眾街市經營不善所帶來的虧損,更要求政府豁免商戶租金2個月,「還富於民」。但問題的核心,並不是庫房有盈餘就應回饋,而是用公帑間接增加社會一部份租戶的盈利,有違公共理財原則。故此,撇除建議加租方式恰當與否,政府有「解凍」租金的想法,實不為過;而加租及改善設施,兩者更沒有主次之分。

不過,食環署管理制度一直欠靈活,製造了荃景圍街市這個爛攤子,公眾街市空置率高、連年虧損人人皆知,荃景圍亦只是冰山一角。所以要改善街市經營情況,除了改善街市設施及讓租金回歸市場水平,的確要改變官僚僵化問題,讓租戶自由經營,引入競爭及經濟誘因。財政穩健的租戶,就不會為區區2.9%的升幅而怨聲載道,這亦是政府讓私人公司接手管理部份街市的原因。

諸位立法會議員,假如著眼只是「加租趕絕小商戶」的吸睛論調,拒絕討論「解凍」租金的可能性,更要說「政府帶頭增加通脹」,利用公眾的無知,大打民粹牌,肯定是對街市營運卻缺乏遠見。